已經是第二年

時間快得讓我措手不及

每日繁忙的事追著跑 腦子裡大部份的細胞除了工作以外 

就是有關孩子的教養

那一天突然下起了大雨 轟轟的閃電穿過媽媽的手 

就在雨傘掉落的同時 生死總是一瞬間

 

我想我是個容易悲傷的人

也不是樂觀的人

比如說看到地球暖化的嚴重性

我竟然會擔心孩子的未來

看到影片上的恐怖交通事故 我就開始擔心孩子爸爸橫衝直撞的開車方式

更改來更改去的十二年國教 更是讓人煩心到底該讓孩子唸那個國中好

半夜耳邊電話響起

錯亂的神經開始打結 是不是家人又怎麼了

 

好幾次的戶外踏青

都讓我無法再快樂起來

有一度我還懷疑自己是不是患了憂鬱症

這樣的悲觀 

就從5月6日這天開始

 

我記得那一天是孩子的爸爸打電話給我的

他人正在台北出差

用很微若顫抖的聲音跟我說老爸倒下去了

”倒下去”有很多層意思

雖然心裡早有個譜

我硬是要欺騙自己再拿起電話筒打給姐姐

一樣是很沉的聲音 叫我趕緊回娘家

 

我永遠記得那一天開著車載著兩個孩子

淚水迷朦看不清高速公路

 

一晃眼

兩年過去了

這兩年其實也沒有再發生甚麼事

除了老媽的身體比較差以外

生活一樣的照往常一樣

簡單但忙碌

 

我時常想著老爸的身影

尤其是他站在魚塭埂上摘蕃茄給小孩的那一幕

就是風中殘燭的老人

眼神不再炯炯發亮

步伐也有些不穩

有幾次我還怕他一不小心掉進魚池裡  

忘了他當兵時是海軍陸戰隊

 

我也常常想起他躺在木板上的那一幕

我在他旁邊直問他為甚麼為甚麼

現在想起來

我怎麼會這麼任性

為何不讓他安靜的離開反要擾他的清夢

 

人生真的就像一場夢

有些人過的很富裕不愁吃穿

有些人很窮困一生很勞碌

為了錢悶悶不樂東奔西跑

但人卻總是不知足 也不惜福

不甘心 也不快樂

重點是 人死了 到那去 

這輩子的事 通通都會忘了嗎

 

小時後媽媽美麗的身影

和現在的孱弱成了強烈的對比

我印象中記得爸爸媽媽到日本參加老妹的婚禮

我和老妹帶媽媽到百貨公司挑選衣服

就因為媽媽的穿著太鄉下老土 

老妹嘴裡碎碎唸的不敢和老媽走一起

我拉著老媽在另一旁挑

媽媽走馬看花 就嚷著要回去了

在日本 或許外表虛榮的表象下 最怕鄉下來的土包壞了行情

這就是落差點

名牌衣名牌包 才能證明自己的存在

 

不過那已經是十年前的舊事

媽媽到現在一樣是放任著自己的打扮

美麗已經離她太遙遠

海風烈日無情的摧殘

不生病 就算是好事 

誰還會去在乎自己穿了那一個設計師的衣服

用了那一瓶美白霜 戴了幾個名錶

錢去錢來 就只是要平安的活下去

平安就是一種奢求

美麗的容貌 =美麗的過去

 

5月6日

已經第二年

我拿起你的照片端詳

         一切都好像只是昨日阿

 

 

 

 

 

 

 

 

 

 

 

 

 

 

*烈火*和*雷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s
  • You are right
    This date is sad
    I afraid to face this day
    I escape this day
    I can't listen to the voice of heart
    I just lost my felling
    I was
    I was
    I was sad at this 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