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懊惱
說的話傷到人
我的本意並非那個意思
也絕對不是那個意思
 
不喜歡被人冤枉
更不想要被人誤會
所以
急了
話說錯了
 
我必須道歉
真誠的
否則不安
 
我想讓事情很單純
淡淡的友情總會細水長流
 
沒有爾虞我詐
心裡存的總是朋友的好
 
朋友對我好不好心中自有一把尺
但我對人的真心與付出卻老是被曲解與否定
自己也明白
 
急了
也說錯了
懊~惱~
 
將會被永遠記上這個懊惱
就更懊惱了
 
若是自個家人或許就不會這般歉疚
 
所以又開始懊惱
自責
 
我思索著生命的來與去
我從不會去將自己內心最痛的一面去向任何一個人傾訴
即使被冤枉被曲解被拿來討論
我都會默默往心裡放
我想我是個不喜歡跟人分攤內心哀愁的那一面的一個人
所以就不會是個掏心掏肺的朋友
我總是把苦的一面掩飾起來
自己去想法子 自己去分解 自己去神傷
所以大家看到的我
就是一個充滿活力的媽媽 努力工作的職業婦女
 
我必須是如此
但卻很辛苦
 
我想著孩子的身體狀況
我想到死去的父親
我想到媽媽的孤單與舊疾
我想到姐妹
我束手無策
 
每天想著你生前的臉
每天偷偷哭著哭著睡去
月光偶爾從窗簾一角穿透
翻飛著年少的無憂無慮
 
 
 
 
 
 
 
 
 
 
 
 
 
 
 
 
 
 
 

*烈火*和*雷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