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綠的枝椏

含苞的木棉

逼人的寒氣已漸漸消散

春光乍現~一地的暖意

 

媽媽的來電

我不再漏接

以前

爸爸打電話過來

我總是在一旁大聲嚷讓的:跟爸說我在忙 等會再打給他

 

等會再打給他是句謊話

蠟燭兩頭燒的職業婦女我  等到一切都忙完就緒

天色已晚

月旁的天狼星往西又落下一大邊

 日出日落

 一日復一日

 

就像無底洞一樣的

 

爸爸

我知道一切都已經無法彌補

請讓我下輩子能再遇見你

讓我跟你說  對不起

 

*烈火*和*雷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